<font id="dvb3v"></font><form id="dvb3v"><nobr id="dvb3v"></nobr></form>

          <address id="dvb3v"></address>
          <form id="dvb3v"></form>
          新聞分類
          聯系我們
          地 址:青海省西寧市城中區建材巷1號中建大廈4樓
          郵 編:810000
          電 話:0971-7766966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國產操作系統逆襲難題:國外起步早 壟斷性強

          國產操作系統逆襲難題:國外起步早 壟斷性強

          2015-08-28 10:38
          分類: 行業新聞   來源: 系統集成網
            摘要:不久前,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一個論壇上表示,多個政府部委機構正在推進操作系統國產化替代工作,并且有時間表和路線圖,這將給國產操作系統廠商帶來很好的發展機遇。

            不久前,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一個論壇上表示,多個政府部委機構正在推進操作系統國產化替代工作,并且有時間表和路線圖,這將給國產操作系統廠商帶來很好的發展機遇。

            有人評說國產操作系統的春天來了。那么現實到底怎樣,國產操作系統能否實現逆襲?

            國家大力支持國產操作系統

            “信息化是‘一把手工程’”。國家信息化專家咨詢委員會常務副主任周宏仁說,一把手要對其在國家信息化推進中所扮演的角色有清晰的認識,還要采取相關舉措支持軟件國產化戰略、政策的制定,推動國家信息化發展的決心必須來自國家的最高層。

            周宏仁表示,未來一個時期中國國家網絡安全和信息化的總體目標,即:建設網絡強國的戰略部署要與“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同步推進,向著網絡基礎設施基本普及、自主創新能力顯著增強、信息經濟全面發展、網絡安全保障有力的目標不斷前進。中國網絡空間和信息化的發展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階段,其內涵和重點都將較之過去十余年有較大的發展和變化。

            發展國產操作系統是國家網絡安全和信息化總體目標的大局中,不可或缺的一步棋。

            今年5月16日,中國政府采購網發布《關于進行信息類協議供貨強制節能產品補充招標的通知》,規范政府采購行為。通知要求所有計算機類產品不允許安裝Windows 8操作系統。

            早在2011年,中國人民大學就開始建立電子文件系統測試中心,該中心執行主任、質量負責人薛四新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這一系統旨在將文件檔案電子化,形成可追溯的審查機制,“目前,國家正在大力推進企業建立這個系統,要求企業內部要建立起來,并且配備相關的人員管理”。

            在此系統的測試中心,薛四新和她的同事們要求送來測試的系統必須能在國產操作系統上運行。電子文件系統作為一種應用系統要建立在操作系統和技術支撐平臺上。過去,類似于地基的操作系統大多來自國外,在這個地基上建立的一切信息如果被拿去做大數據分析,將對國家信息安全造成沖擊。“下一步按照國家信息安全的總體戰略要求,我們要從各個方面支持國產操作系統。從浪潮的服務器到思普的操作系統,再到國內自主知識產權的金倉數據庫,平臺要能兼容這些國產品牌。”薛四新說,“只有使用才能發現問題。國產操作系統對比國外,肯定存在漏洞和缺點,形成一個使用的循環之后,能倒逼國產操作體系改革創新,不然他們很難自己發現問題。”

            國產操作系統曲折發展史

            事實上,國家對國產操作系統的扶持,從上世紀末就已經開始。

            1999年8月10日,紅旗Linux誕生。紅旗操作系統的起勢與10多年前中國政府機關的信息化建設幾乎同步,其間的典型案例,是在2001年北京市政府桌面操作系統產品正版軟件采購競標中成功中標,將競爭對手微軟擠下擂臺。此役讓紅旗操作系統一戰成名。

            一直以來,由于政府采購、央企用的都是正版軟件,倪光南估算,如果按照向微軟支付100~600元中的最低標準100元計算,中國每年就要向微軟支付一筆百億級的巨款。他認為,“如果把這筆錢全部用在國產軟件身上,足以養活那些優秀的國產操作系統公司”。

            2001年以后,紅旗的操作系統頻頻中標原國家經貿委、國家郵政局、國家外匯管理局、海關總署、國家煙草專賣局等政府機關的正版軟件采購項目。

            但在普通用戶中,紅旗并未走紅。業內人士說,在電腦上預裝國產操作系統也沒有用,大部分使用者,對預裝紅旗Linux的電腦第一件事就是格式化電腦然后重裝Windows操作系統。不只是紅旗Linux,預裝其他國產操作系統也是這樣的結局。

            今年2月10日,中科紅旗貼出公司清算公告。

            中科紅旗的解散清算,被認為是過度依賴政府資金、沒有造血能力的國產軟件企業失敗典型。

            過度依賴政府采購的直接結果是,包括中科紅旗在內的所有國內操作系統都沒能搭建出操作系統做大做強需要的最基本條件——應用生態圈,一旦國家補貼和政府采購市場生變,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的問題就顯露無遺。

            一位前中科紅旗高管感嘆,如果中科紅旗最終成為國產操作系統黎明到來前的失敗注腳,希望它能為有志于振興國產操作系統的后來者提供借鑒和警醒。

            “逆襲”難在哪里

            “目前的桌面電腦、移動設備等智能終端都要用到操作系統,操作系統作為一個基礎軟件,所有的信息都要通過它進行處理和管理。”倪光南說,“在大數據時代,操作系統能取得重要信息,每個人的財務、聯系人、活動、愛好……這些信息作為大數據有很大的價值,從根本上來講,基礎設施核心技術方面需要加強。”

            但是國產操作系統“逆襲”的難度很大。“全世界來講,操作系統做得最好的是微軟windows、谷歌安卓和蘋果。三家巨頭瓜分世界市場,形成壟斷。”倪光南說,在這個領域競爭,面對的是全球最強的競爭對手,但是從網絡安全方面考慮,我們遲早要解決這個難題。

            但客觀的現實是,因為壟斷性強、國外操作系統起步早,而盡管最近幾年我國很重視國產操作系統,但距離國際大企業仍有相當大的差距。倪光南表示,我們應清醒地認識到,這種差距并不是技術上的簡單競爭,而是生態系統和生態環境的競爭。操作系統上會有很多應用軟件,操作系統本身的強弱是一方面,更為重要的是以操作系統為核心的生態環境有沒有打造出來,也就是說,在這個“地基”上是否有足夠的“家具用品”供用戶使用。

            蘋果和安卓的商店里有上百萬個APP,這是微軟、谷歌和蘋果幾十年引領周邊的廠商在發展。國產操作系統本身可能不錯,但原來的文件不能用,有些設備裝不上,存在兼容問題。“嚴格地說,這可能不是操作系統本身的問題,而是它的生態系統不夠強大。”倪光南說。

            該如何彌補差距?倪光南強調,要產學研用相結合,把資源整合起來,為了一個目標“抱團”。他希望通過產業鏈的方式,把各方面的力量整合起來,每一家公司單打獨斗可能都打不過三大巨頭,但聯合起來也許能有與之抗衡的能力。

            整合資源需要一個統一的標準,每一家國內企業都應該在統一的生態系統中運轉。倪光南建議,可以學習蘋果和谷歌,把應用商店的模式學來。建立一個足夠龐大的下游應用軟件開發者群體。當應用豐富起來的時候,也會促進消費者接受國產操作系統。

          伍佰彩票
          <font id="dvb3v"></font><form id="dvb3v"><nobr id="dvb3v"></nobr></form>

                  <address id="dvb3v"></address>
                  <form id="dvb3v"></form>
                  白玉县 | 易门县 | 正蓝旗 | 长宁县 | 文昌市 | 宜兰市 | 北宁市 | 兴义市 | 彭水 | 玉屏 | 新化县 | 新干县 | 靖州 | 崇明县 | 巫山县 | 长宁区 | 桐柏县 | 玛沁县 | 宁陕县 | 剑川县 | 盘锦市 | 偃师市 | 孙吴县 | 内黄县 | 揭西县 | 西吉县 |